核心业务:画册出版|图书设计|书画销售|书画装裱|艺术家宣传包装|拍卖|展览|艺术活动策划 服务区域:北京|上海|南京|江苏|浙江|深圳|天津|陕西|河南|东北|广东 服务热线:010-58480518 加入收藏 | 2020年8月14日  星期五!

赏析评鉴

行业动态

联系我们

北京艺博盛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 系 人:杨先生
联系电话:086-010-58480518
Q Q:502601951
电子邮箱:yiboshengshi@126.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造甲街110号2号
邮 编:100070

赏析评鉴

如何欣赏书法作品

加入日期:2015/2/17 来源:艺博盛世艺术网

评价书法首先是先对作品的分析,书法的分析不仅是体会作品点画、结体、章法的匠心与功力,以及师承、流派、风格,更重要的是通过作品去感受书家的气质,情感,及其审美追求。书法家靠手和思想来创造,欣赏者靠眼力来挖掘发现作品点画布白中蕴藏的生命与灵魂,是一种再创造。这种再创造成效取决于欣赏者的知识、修养、阅历,心境诸因素。
     评价书法既要对作品宏观的把握,如气势、神采、布白,又要细微的观察,如用笔、用墨、结构、线条等等。欣赏线条质量,从中可以观察出作者创作时的用笔、用墨及其笔法。其次是由线条点画组合的汉字结构,艺术造型的意趣和哲理。第三是布白包括结字、行气、章法。第四是神采,就是指书法的精神气质、格调风韵。神采是作者精神境界的忠实记录,与作者的情感、性格、修养密切相关。优秀的书法作品必须是形美神足,形神兼备,欣赏者就是要领会体势,捕捉神采。

线条好的具体表现在这些方面:
1。有弹性!我们可以发现,水平高的作品,他们的线条很有弹性,笔提得起来,按得下去!
看具体的图片(说明,图片引用均来自网上,作反例的作品,希望它的主人看到了不要介意)
第一副,线条质量高,轻重提按很到位。后面的就是线条质量不高,按下去,提不起来,感觉就是没什么弹性。

     

 2、线条要干净!水平高的书法家,他们的作品线条很干净,因为他们对笔画的要求高,不乱来,更不会下笔无由。
来看图片,一是李先生的,用笔多干净。二是有点乱写的,线条不干净,脏了点。       

 3,线条要有力度!笔力是笔画的筋骨,就像人的骨骼一样,没它岂能行。
好的线条给人的感觉是有力(活力),不是死的。这要功力、才情、科学方法的有机结合。
图一,王先生的书法,笔画写的好,阳刚之气跃然纸上,无论长短、粗细的笔画都写的刚劲有力,让人佩服。
图二,还是那幅,笔画大多无力,随意。

    

    

“你创作的书法作品,充满爱国主义思想,展示了美妙的人生智慧和博雅的艺术情怀,具有较高的艺术推动力和价值,获得了评委的高庋赞扬”。“你为本次大赛创作的书法作品展示了较高的艺术情操和艺术修养,堪称大赛中的精品力作,已通过复评进入终评,这是评委对您在艺术上所取得的成绩的直接肯定,是你多年的心血和汗水换来的荣誉。”

○“你的艺术作品,具有广泛的传播性,并引领艺术创作潮流,同时,你在艺术道路上坚持实事求是,坚持真理,不媚俗、不功利,具有时代的艺术良心,为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和谐社会的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你创作的书法作品富有鲜明的个性和特色,获得了评委的充分肯定。”

○“你创作的书法作品有功底,有特色,有个性,有创新,获得了广泛的认同,鉴于你在艺术创作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评委会定授予你‘红色艺术突出贡献者’称号。”

○“你的作品能得到评委的一致肯定,且脱颖而出最终获奖,为你的家乡、家人赢得了荣誉,希望你继续响应伟大时代的召唤,为弘扬祖国的文学艺术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

○“你的书法作品富有创意,章法谨严,笔法精妙。”

○“你的作品最具有价值所在,就是创作之精诚和技法之娴熟流畅,亮点很亮,特色突出,个性鲜明。虽是一幅静态画面却完美凸现其动态的韵力,其势之大,其力之沉,均表现出其功力所在,给人以突出、稳健、灵动的艺术享受。整幅作品渗透着力与美的张扬和平衡,生动表现了作者刚直、爽利、豪放的性格。”

○“你的作品以较高的艺术水准与独特的艺术价值在众多的作品中脱颖而出。”

○“你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自成一格的艺术特色和你在书画领域高深的艺德修养”。

○“你的书法作品体现了‘如清风出袖明月如怀’的美好感受,作品整体结构朴素自然,既脱胎于传统又具有时代信息,可以看出国学文化已较好地融入在您的作品中,通过你的书法作品我们看到了澎湃的创作激情、高深的韵致、深广的情怀、坚定的品质和浩然正气。希望你继续在尊重书法艺术的规律上不功夫,进一步加强国学文化的学习与积累。假以时月,定能在书法艺术领域更上一层楼,最终在创作上达到‘敏忠藏于胸,巧态发于毫’的艺术妙境,为我国的国学文化与书法艺术史留下吉光片羽。”

○“艺术领域中,一些看似简单的东西,其实蕴藏很丰富的元素。你能够发现并有技巧的表现和传达出耒,足以观照到您个人的艺德水准、学术素养及艺术品位。也由此可见你在个人艺术领域上寄托抒发了自己深厚的特志和心声。您的作品蕴意深厚,整体渗透着中华民族的特色,富含丰富的文化底蕴,灵动的创造性思维贯穿始终,独具丰富而又内涵的自家风格,表现出较强的功力与不拘成法运用自如的能力,达到了一个艺术家应有的水平。”

○ 在您的书法作品里,收放自如、潇洒飘逸的风格表现出他严谨中的灵活。他说,写书法像写文章,需要进入状态,才能创作出好的书法作品。

尽管历来就有“书画同源”一说,但在中国独具的书法、国画和篆刻艺术中,书法无疑位居“老大”,其缘由是书自画始,而又为画法之先导,国人习画必先学书法。而中国书法是中华民族审美趣味的结晶和瑰宝,因其具有卓越的艺术成就和显著的民族特色,因此也具有了极高的审美价值和广泛的群众赏识基础。可以说,在赏“书”识“法”的过程中,观者既可增进对中国悠久传统文化的学识修养,以舒展怀抱和陶冶性情,又可开阔自己的艺术视野,获取审美上的高级享受,并进而感悟出艺术与生命之人生哲理。

一、书法之美应从何处入眼

    赏书法之美,当从笔墨、字形、章法和意境上入眼。笔墨即为用笔用墨之道。古人曰“力透纸背”,即把书者笔力之强弱和是否中锋用笔,作为判断书作在笔法上优劣的要点之一。然而,书法用笔还需要根据书写需要,通过运笔时相宜的轻重、疾徐、强弱、虚实和转折顿挫等种种变化来实现。

    墨法之道,古人多以浓墨书就,直至近代才逐步对墨法加以研究并使其丰富。在常见的浓淡深浅、湿润枯燥变化外,自黄宾虹始又将国画的“宿墨”法用于书法创作,形成了“渍墨法”,即以宿墨(过夜之墨)和清水并施,在宣纸上书就出中心墨色浓黑,周围水墨润淡,外周边缘清晰的点画笔迹,即俗称“有骨有肉”的奇妙水墨效果。而当代书家又创出与之对应的“背脊法”,即通过水墨交融、洇散渗化作用,在一笔之内呈现中间润淡而两边浓黑的效果,此两种“墨法”的创新,大大丰富了观者欣赏书作时所引发的美感、情趣和意境。

    字法为字的造形之美,即指汉字点画分布不仅对比性强、反差大,且结构极富变化所形成的审美价值。历代书家均重视“字要写正”原则,即力求达到平稳、均衡、匀称不失重心的造型美要求。具体说,字的间架结构之美有八大原则:紧凑充实,重心平稳,疏密匀称,比例适当,点画呼应,偏旁迎让,向背分明,变化参差。这均要求书家合理运用避就、呼应、穿插、排迭和映带等方法来实现。

    所谓章法,是指一幅书作的整体构图之美,即无论是何种形制,无论作品字数多少,都应当使整幅作品中的文字与幅式、墨迹与空白之处统一和谐,相映成趣,并达到通篇贯气、自然天成又富有新意的效果。而书法意境,则指书作上的笔迹墨痕与作者欲表达的感情融和一致而形成的艺术境界,它会因书家的修养、品德、学识及技巧等不同,形成独特的艺术个性和情趣,呈现出风格各异的如淡雅、秀丽、雄强和险劲等个性之美,再通过观者的联想,体悟出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由此可见,书法赏识要“整体观势,局部赏趣”,即首先从章法上纵观全局气象,审其是否神足气畅、协调统一,体现出作者的创作性情,然后再于局部细察字法和笔墨,品评其技巧和趣韵,进而咏其内容,感悟到书法力作独特的美之意境。

    二、“当代草圣”的书法之妙

    书法诸体又以草书为其高峰,书者放逸纵横,寄情舒怀,赏者悦目养心,其乐无穷。让我们从被誉为“几百年才出一个的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的书法艺术中,窥见草书精妙之一斑吧。

    《清平乐·六盘山》,为林散之先生书法艺术巅峰期——1972年75岁时所创作。当年,他在日文版《人民中国》杂志上发表的著名书作《东方欲晓》,使启功脱帽鞠躬,引赵朴初索其墨宝,被郭沫若赞为“很好”,历来就是书界之美谈。书中可见,林老以惯用之长锋羊毫作书,字法以南帖为主,墨法以画法为主,故草书线条瘦不露骨、力透纸背,通篇墨色枯中见妍、变化多端,整体章法均衡和谐、通篇贯气。

    尤为难得的是,他以蘸一次墨由湿浓到枯淡连续书写几个字,表现出草书特有的重轻缓急节奏变化之独创方法,以及甚至在一字之内,又有若干次浓淡枯湿反复交替出现的奇妙变化,令识者无不为之所叹服!同时,他行笔时提按顿挫所呈现出字与字之间或连带流畅的游丝牵带,如春蚕吐丝,徐徐入扣;或笔断意连的涩进疾阻,如虫蛀朽木,一片化机。纵观全貌,其上下起伏跌宕和左右遥相呼应的书艺变化之美,更使赏者如同领略到了音乐的韵律美、舞蹈的风姿美、文学的舒情美、绘画的虚实美和体育的抗争美,充分体悟出“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胸藏万卷书、曾游万里路”所拥有的超人学识和艺术境界。

若再以散之先生数十年吟诗之习,想必此作也似在吟哦之间挥就,故观者赏读此幅时,当亦可随林老当时的逸兴而飞扬,感受其诗声的高低顿挫,挥毫的神清气畅。看“屈指行程二万”句,似一气书就,急急犹有风雨兼程之感;观“何时缚住苍龙”,可见“缚”字如缰绳收紧,“何”字则意味深长,整幅作品神完气足,似有一腔真情率意充盈其间,在尽泻胸中情感之时,更展林散之大师人书俱老,于洒脱之间收放自如和游刃有余,颇具“无鞍乘野马”的大书家风范。正如书画鉴赏家萧平先生在此书作旁之跋所赞“此散之师七十五岁真迹。先生七十变法,此时新貌已成,古遒洒落集为一体,耐人寻味无尽”。

 






  关闭  
  关闭  
QQ交谈
网上订购
在线留言